我爸

爱健康ARIIX2019-09-06 09:20:08

大家好,我是小陈,几乎没有这样称呼过自己,不过今天,我想我应该这样称呼下自己,因为今夜我想花点时间来晒晒我们家的“老陈”,他就是我爸(很久没有写作文了,更没有好好的写过日记了,这个公众号也注册了很久,也没能好好写点东西,写的不好请见谅)

提到我爸,估计认识他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,因为他的经历在他那一辈同龄人中算是“最苦”的,也许是因为他爸妈(我爷爷奶奶)离世的早,或许是因为他学业受挫,或者是因为他兄妹众多,也可能是因为娶了外地媳妇,更可能是因为养了两个儿子……

首先,我还是说说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吧,原因有二:其一、过了零点,便是2018年的父亲节,其二便是从下面这个袋子里面的这封信开始的


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找的是另外一封信(初中一年级的时候人生第一次写信,是给当年很难见得一面的大爷陈公仆的信,好奇的向家族里面第一位大学生长辈请教学习英语的方向,模糊记得大爷回复写到“学英语就像学习骑自行车,眼睛要向前看,不能只盯着脚下,否则路会跑偏,但是一定要打牢基础,把音标字母都牢记于心,为将来更好的学习打好基础……”),目前还是没有找到,但是在老爸的一个雨披袋子里面的杂物堆里找到了这封信,见证他们之间那份简单纯朴真挚的兄弟情,(当然大海我至今还是没有去过,即便是找了个赣榆媳妇,我想我是要去一趟了)


这一袋子的“古董”,一件一件翻开的时候,老爸年轻时候所受的“苦”一幕一幕在我脑海里涌现,从这些褶皱的纸币,锃亮的税讫,包裹的汇款单、记账单、养蚕手册等等无一不记录着老爸的青年过往。


一张张记账单留在我记忆里的不是老爸回家数钱的背影,而是他睡觉时候的鼾声以及砍了一天树之后胳膊疼的哼唧声(曾经暗自给自己下过决心将来赚钱好好待他,我还在努力,没有任何理由不孝顺)。。。。。。

?

记忆中家里养过鸡、鸭、鹅、羊、狗、猫和猪。不过印象中家里请村上的屠夫过来杀猪的没几次,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张将猪分卖给家族里面的叔伯兄弟的清单。

?

日常老爸除了会去给一些做卖树生意的老板“砍树头”之外,夏天的时候回走街串巷的卖冰棍、冬天卖糖葫芦、气球、小玩具、流行塑料花,过年卖门联,农忙季节农活,还会经常在工地上做小工,这些的账也许在他其他的账单或者账本里,亦或只存在我们家人的记忆里,记忆里我们家还养过蚕宝宝,但是从来不知道老爸会存有这样一本养蚕的书籍,这位“老高中生”也还是蛮好学的,只不过是被现实和时代耽误了


?

在这个雨披袋子里面我看到这样一张汇款单,200块钱,收款人是外公的名字和地址,没有年份,但是结合这张明星片,发现是2003年1月28日,即便我们的生活已经很拮据了,但是老爸对外公的的孝顺也还是有做到的,这就是“孝”


老爸以前是好这一口,遇到烦心事,就会一个人在那里抽烟,一直抽,而且如果喝酒的话,酒后会一直唠叨个不停,当时我们也理解,所以都听他说,因为说出来了,心里会好受些,生活就这样继续着,直到将我和弟弟都送进了大学校园。。。。。。

?

?

我以为我已经将老爸的事迹概括完了,直到发现这几枚车的税讫(最早的一枚税讫是一九八九己巳年),又有一段记忆浮现,那就是在早期阶段,在泗阳县城,脚踏三轮车载客到深更半夜,借住在家里大爷那面积不大的宿舍里。

在袋子里捡硬币的时候发现除了5分和2分的之外还有两枚币,一个貌似是游戏币(将军),另外个是QQ企鹅图标,貌似是Q币,已经老化了,估计是当年老爸在做生意的时候被人家拿假币骗了,留下做纪念了。。。。。。

?

其实到这里,包包里面沾满记忆的物件已经清理完毕了,脑袋里面浮现的画面太多,感受也太多,但是真的文字功底放下太久,捡起来稍显费力了。想表达的太多,太多,老爸吃的苦也太多,太多,不是我能通过简简单单的文字就能表达清楚,而我要做的是,多陪陪他,听他说说话,即便还是那个“臭脾气”。

文末放两张前天下午一同回家,执意要上树摘桃子的照片,愿老爸永远这么灵活,62岁的“年轻人”,我们永远爱您